巴蜀麻将app
歡迎來到逍遙右腦記憶網-免費提供各種記憶力訓練學習方法!

任何事都必須有所平衡

編輯: 路逍遙 關鍵詞: 催眠原理 來源: 逍遙右腦記憶

  幾天后,我從一個深厚的夢里驚醒。忽然感到凱瑟琳的臉在我面前一閃,比真人大上幾倍。她看來很難過,似乎需要我的幫忙。看看鐘,才清晨三點三十六分。沒有外界的嗓音把我吵醒,卡洛在我旁邊睡得正熟,我揮去這個動機又倒下去睡。

  統一天凌晨約三點半,凱瑟琳從惡夢中驚醒;她流著冷汗、心跳加速。她決議以靜坐來鎮定情感,并想像在我會診室里被催眠的情況。她想像我的臉、偽裝聽到我聲音,然后匆匆睡去。

  凱瑟琳變得愈來愈通靈,顯然我也是。我回憶起心理學教學講的在治療關系中"感情轉移"(transference)與"絕對感情轉移"(counter transference)的互動。感情轉移是病人對醫治者所代表的過去某個人投射的情感、思惟、欲望。相對感情轉移則是相反,是治療者無意識間對病人的情緒互動。但這個凌晨三點半的互通卻不屬于兩者。它算是一種精力感應吧。不知怎地,催眠翻開了這個管道,或者是,前輩巨匠和守護者及其余人造成這次感應,總之,我并不驚訝。

  這次會診中,凱瑟琳很快進入催眠狀態。她敏捷緊張起來。"我看到一大片云……很嚇人。"她的呼吸很急促。

  "還在那兒嗎?"

  "我不知道。它來得快也去得快……就在山頂上。"她依然很緩和,呼吸繁重。我怕她是見到了核爆。她會看到未來嗎?

  "你看得到那座山嗎?像不像爆炸后的樣子?"

  "我不知道。"

  "為什么會令你害伯?"

  "太突然了,就在那里。有好多煙,很嗆人。又很大,在一段間隔外……"

  "你是保險的。能更瀕臨一點嗎?"

  "我不想再湊近了!"她決然毅然地答復。她如斯堅拒倒是不常見的。

  "你為什么這么怕?"我再問。

  "我想那是一種化學物資或什么的。在它周圍就很難呼吸。"她艱苦地吸著氣。

  "像一種氣體嗎?是從山里冒出來的……像火山嗎?"

  "我想是的。它像一朵大香菇。對,就是這樣,但是白色的。"

  "不是爆炸?核爆之類的?"她停下來一會,才繼承。

  "是……火山暴發一類的。很嚇人、很難呼吸,空氣里都是灰塵。我不想待在這兒。"她的呼吸慢慢恢復到平凡的和緩速度,她離開了那個駭人的現場。

  "現在較輕易呼吸了吧?"

  "是的。"

  "好。現在你看到什么?"

  "沒什么……我看到一條項鏈,在某人脖子上的一條項鏈。藍色的……是銀鏈,思維,掛有一顆藍色寶石,四周還有更小的寶石。"

  "藍寶石上有什么嗎?"

  "不,它是透明的,我能夠看穿它,那名女士有黑發,戴了一頂藍帽……帽上有很長的羽毛,衣服是天鵝絨的。"

  "你認得這女士嗎?"

  "不。"

  "你在哪兒,或你就是那女士?"

  "我不知道。"

  "不外你看到她?"

  "是的。我不是那女士。"

  "她多大年紀?"

  "四十幾歲。不過看起來比實際年紀老。"

  "她手上在做什么事?"

  "沒什么,只是站在桌子旁邊。桌上有一個香水瓶。是白底綠花的圖案。另外還有一把刷子、一把銀把手的梳子。"我對她的細節描寫覺得驚奇。

  "這是她的房間,還是一間商店?"

  "是她的房間。有一張四個床柱的床,是棕色的。桌上還有個水罐。"

  "水罐?"

  "是的。房間里沒有掛畫,但有難看的窗簾。"

  "還有別人在四周嗎?"

  "沒有。"

  "這名女士和你的關聯是什么?"

  "我伺候她。"她再度以傭人身份呈現。

  "你在她手下良久了嗎?"

  "不……只有幾個月。"

  "你愛好那條項鏈嗎?"

  "是的。她戴起來很文雅。"

  "你有沒有戴過那條項鏈?"

  "沒有。"她的回答很簡短,所以須要我自動提問來取得基礎材料。她令我想起本人尚未到青少年期的兒子。

  "你現在多大?"

  "大慨十三、四歲……"同樣年事。

  "你為什么離開了家人?"我問。

  "我沒有離開家人。"她矯正我的話。"我只是在這里工作。"

  "我懂了。工作完了你就回去?"

  "是的。"她的謎底只留下極少的摸索空間。

  "他們住在附近嗎?"

  "很近。……我們很窮。所以必須工作……當傭人。"

  "你知道那女士的名字嗎?"

  "貝玲達。"

  "她待你好嗎?"

  "好。"

  "你工作很累嗎?"

  "并不很累。"對青少年問話向來不是簡略的事,即便在前世中也一樣,幸好我受過練習。

  "好。你現在還看到她嗎?"

  "沒有。"

  "你現在在哪里?"

  "另一個房間。有張鋪了黑布的桌子……流蘇始終垂到桌腳。我聞到好多草藥……還有很重的香水味。"

  "是你女主人的嗎?她是不是用許多香水?"

  "不,這是另一個房間。我在另一個房間里。"

  "這是誰的房間?"

  "一個黑黑的女士。"

  "黑黑的?你看得到她嗎?"

  "她頭上纏了一圈又一圈的布。"凱瑟琳小蘆說。"而且又老又皺。"

  "你跟她的關系是什么?"

  "我剛來這里看她。"

  "為什么?"

  "看她玩牌。"我直覺地知道他來這個房間算命。這真是個有趣的對比;凱瑟球和我在這里進行心靈上的探險,在她的前世間來往返回探尋,但是,興許兩百年前,她去找過算命師預卜她的將來。我知道現世中的凱瑟琳并沒有找人算過命,對四色牌也不明白;這些事令她懼怕。

  "你可以看出你的運氣嗎?"我問。

  "她看得見許多事。"

  "要問她問題嗎?你想曉得什么?"

  "想知道……我結婚的對象。"

  "她拿牌算了當前,對你說什么?"

  "我的牌里有幾張是……有桿子的。桿子和花……但還有桿子、箭和某種線條。另外一張牌有圣杯……我看到一張男人拿盾的牌。她說我會結婚,但不是和這個人……其他我就看不到了。"

  "你看得到這位女士嗎?"

  "我看到一些硬幣。"

  "你仍和她在一起,或到了別地方?"

  "和她在一起。"

  "那些硬幣看起來是什么樣子?"

  "它們是金的,邊沿不太平滑,是方型的。有一面是個皇冠。"

  "看看硬幣上有沒有年份。"

  "一些本國字。"她回答:"X和I湊成的。"

  "你知道是哪一年嗎?"

  "一七……什么的。我不知道。"她緘默下來。

  "這個算命師為什么對你主要?"

  "我不知道……"

  "她算的后來實現了嗎?"

  "……但她走了。"凱瑟琳低語道。"走了。我不知道。"

  "你現在看到什么?"

  "什么也沒有。"

  "沒有?"我很訝異,她會在那里?"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嗎?"我問,想把她的各個線索拼湊起來。

  "我已經分開那里了。"她已經離開那世,在休息了。現在她已能靠自已做到,不需要再閱歷一次逝世亡。咱們等了多少分鐘。這畢生并沒有很重大的事,她只記得一些特別的細節,及去找算命仙的經由。

  "你現在看到任何貨色嗎?"我再問。

  "不。"她輕聲說。"你在休息嗎?"

  "是的……不同色彩的珠寶……"

  "珠寶?"

  "是的。它們事實上是光芒,但看起來像珠寶……"

  "還有什么?"我問。

  "我只是……"她停下來,而后聲音變得大而確定,第八型在工作中的優勢。"周圍有很多話語和思維飛來飛去……是對于共存與協調……事物的平衡。"我知道先輩就在鄰近。

  "是的。"我激勵她繼續。"我想要知道這些事件。你能告訴我嗎?"

  "目前它們只是一些句子。"她回答。

  我提示她。當她回答時,是詩人前輩的聲音,再聽到他啟齒令我一驚。

  "是的。"他回答道。"任何事都必須有所平衡。大自然是平衡的,飛禽飛禽和諧地活著。人類卻還沒有學會,他們一直在摧毀自己。他們做的事缺少和諧,也沒有打算,“神秘”的催眠背后是科學。天然就不一樣了,自然是平衡的。自然是活氣和性命……及養精蓄銳。人類只知損壞;他們破壞做作,也搗毀其別人,最后他們會毀掉自己。"

  "這是個恐怖的猜測。世界連續在凌亂與動蕩中,但我盼望這天不會太早來到。"這什么時候會發生?"我問。

  "會比他們想的還快發生。天然會存活下來,動物會存活下來,但我們不會。"

  "我們能做什么來避免這種覆滅嗎?"

  "不能。凡事都必需均衡……"

  "這個滅絕會在我們有生之年產生嗎?我們能轉變它嗎?"

  "不會在我們有生之年。它來時我們已在另一個空間、另一個層次,但我們會看到。"

  "豈非沒有措施可以教誨人類嗎?"我持續尋找前途,求取萬分之一的可能性。

  "要在另一個層次才干做到,我們會從中得到教訓。"

  我往光亮面看。"那么,我們的靈魂會在不同的處所失掉提高。"

  "是的。我們不會再到……這里。未來就知道了。"

  "是的。"我贊同志。"我需要告知這些人,但不知怎么他們才聽得進去。是真的有方式,仍是他們必須自己學?"

  "你不可能讓每一個人知道。要禁止毀滅,就得每個人事必躬親,但你不可熊做到這點。消滅是阻攔不了的,他們會學到的。當他們先進到某一個階段,就會學到這件事。會有和平的,但不是在此,不是在這度空間。"

  "最后會有和平?"

  "是的,在另一個檔次。"

  "然而,好像還很遠。"我埋怨道。"當初人們仿佛還很猥瑣……貪心、盼望權利、狼子野心。他們忘了愛跟懂得,以及常識,還有良多事待學習。"

  "是的。"

  "我能寫下什么來輔助這些人嗎?有沒有什么方法?"

  "你知道辦法的,用不著我們告訴你。但它沒有效,由于最后我們都會達到同一層次,那時他們就知道了。大家都是一樣,第三型的外在表現,我們并不比其他的人巨大,所有這些不過是課業……還有處分。"

  "是的。"我批準。這一課可真是深邃,我需要時光緩緩消化。凱瑟琳沉默了。我們等著,她休息,我咀嚼著方才一個鐘頭里的聽聞。最后,她攻破沉默。

  "那些五彩繽紛離開了。"她輕聲說。

  "那些聲音、句子也是?"

  "是的,我現在什么也沒看到。"她停下時,頭開端左有搖晃。"有個靈魂……在看。"

  "在看你?"

  "是的。"

  "你認得它嗎?"

  "我不能斷定……我想可能是艾德華。"艾德華在去年過世了。他好像真的無所不在,總圍繞在她身邊。

  "那個靈魂看來是什么樣子?"

  "就是一道……白色的……像光一樣。他沒有臉,不像我們意識的樣子,但我知道是他。"

  "他和你有什么溝通嗎?"

  "不,他只是看。"

  "他在聽我所說的話嗎?"

  "是的。"她小聲說。"但他現在走了。他只是來看看我是否平安無事。"我想起守護天使這個廣泛的觀點。看來,艾德華相稱靠近這個角色,而凱瑟琳也提過守護的精靈,我猜忌我們小時候的"神話"有多少是根植于含混的從前記憶。

  我也揣摩著靈魂間的層級,有關誰做守護者,誰成為前輩大師,或是兩者都不是,只是學習。應當有基于智慧和知識的評分,看離終極成為相似神的目的還差多遠。這是好幾世紀以來,神學家傾心尋求的目標,他們對此神圣的聯合瞥見過一眼。我并沒有這種親自教訓,但透過凱瑟琳的管道,卻似乎有了最佳的觀點。


本文來自:逍遙右腦記憶 http://www.zkpij.tw/cuimian/25473.html

相關閱讀: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催眠師
如何自我催眠?
偏頭痛的催眠療法
廣告中的類催眠現象
雙腦同步催眠技巧


巴蜀麻将app LV彩票游戏 浙江十一选五推荐 掌乐天天捕鱼3期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 杰克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3d专家预测分析 玩五子棋的套路 新浪爱彩游戏 洛阳开网吧赚钱吗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l